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 高尔基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作家马镇 >> 马镇作品 >> 报告文学 >> 文章正文
大漠无情
作者:马镇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10

 

 

大漠无情

——抗战时期大西北戈壁荒原上一段被尘封的历史

 

   

 

昏暗的天空,苍凉的大漠,铁丝网、枪刺、检查站,凄楚的驼铃声伴着十斤娃饥饿蹒跚的脚步……

这幅人间地狱图是电影《创业》留给观众最震撼人心的画面,四十岁以上的中国人是不会忘记的。电影开篇点明,故事始于“裕明”油矿,但观众无一不认为这是中国解放前唯一的大型油矿——玉门油矿,就像认定电影中的石油会战是大庆石油会战一样。影片淋漓尽致地表现出这个由官僚资本和洋人买办统治的,集三座大山为一体的旧中国企业的残忍与反动。

四十年人生天地,如白驹过隙,斗转星移,我已在石油工业做了十余年企业文化人。

一天,我突然收到远在长春伯父的来信,说在台的姑姑姑父要回大陆访问,访问团是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邀请的,让我去接。我立即给总公司外事局打电话询问,答复是确有此团,全名为“台湾玉门旧人访问团”,姑父是团长。

我惊住了!年少时只听过母亲告诉我,姑姑随姑父于解放前去了台湾,四十余年音信全无,全家曾做过无数的猜测,均化作无数的幻影。姑父怎么会是玉门旧人?那里曾是人间地狱啊!消息让人既兴奋又费解。

 

19929月,北京机场。

一群古稀老人聚集在海关出口处,翘首遥望着里面空荡荡的大厅,就像泰山极顶的游人祈盼日出一样,静寂的激动,不宁的等待,只是那面对的是无际的苍穹。

我也处在这激动与不宁中。可我太年轻,阅历与辈份的级差,只能躲在老人身后,自蓄内心的情感。这时的胸臆是自私的,封闭的思维只为渲泄多年来的思念与痛苦。始料不及的是,在以后的岁月里,我竟心甘情愿地为这群老人付出了整整四年的心血。

    那一刻我绝没有想到要写这部作品。

    麋集在出口栏杆外的老人们终于骚动起来,眼中的亢奋似乎迸出金花。

    一群老人推着行李车,缓缓地从大厅深处向外走来。

    开始没有喊声,只是隔着栏杆双手用力地挥动,以老人特有的风度表达盼望已久的思念,须臾,栏外的老人似乎认出走来的朋友,嘴里禁不住发出“哎!哎!”的呼唤,厅内的老人随着喊声惊喜地举手作答,待第一辆行李车推出出口,栏外的老人再也保持不住矜持的仪表,孩童般地迈动不甚灵活的双脚,绕过栏杆,拥了上去。

    “那是你姑姑,那是你姑父。”访问团打前站的台湾中国石油公司副总经理吴德楣先生关切地指给我看。

    我挤过去,轻轻叫了声:“姑姑”。

“噢,是马镇,让你多等了。”七十岁的姑姑语声竟是那般轻柔,眯着笑眼,比梦中的姑姑慈祥百倍,我感到无比的满足。

此时姑父已扑向一位老者。姑父递给老者两枚台湾水果:“只两个,海关都没收了。说破了嘴只带进两个。”

    “够了,够了!谢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站长信箱
    北京作家马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