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 高尔基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作家马镇 >> 马镇作品 >> 报告文学 >> 文章正文
保卫“梦八”
作者:马 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4-28
保卫“梦八”

马 镇

 

——美国梦八像梦一样迷住了奥运的北京

西城警官像梦一样迷住了美国的梦八

 淘气的“梦八”要住在奥运村外

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城市的街区像北京西城一样耸立着一个国家所有权力的峰巅。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政协礼堂,这是让全世界都熟知的中国政权的符号;金融街,这是让全世界都敬畏的中国经济的硅谷;故宫、北海、什刹海,这是让全世界都景仰的中国文明的经典。  

北京西城,中国的浓缩之地。

既然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那么它就不会平如静水。一场喧腾的奥运即将来临,它怎么能安宁呢?

可这里的确很静。它矗立在金融街上,面对西二环路,一块很大的街心绿地将车水马龙隔绝在它的世界之外,喧闹中呈现出令人不可思议的沉凝。饭店大堂布置得典雅而舒适。迎门的壁墙上装饰着一幅巨大的西式壁画,画面是两只母子象,象背银鞍上各驮着一只葫芦瓶。这是一幅吉祥平安图,极中国化的寓意。它的奢华在京城很有名,不仅是全球知名的五星级品牌店,而且它有一位美国总经理查丁。

2008年的春节刚过,丰盛派出所的警官走进了洲际酒店。

查丁先生,我们得到消息,美国国家篮球队奥运期间要进驻贵店。”

“是的。”温文尔雅的查丁没有西方人的高大身材,但有西方人的爽朗性格,美国国家篮球队住在他的酒店是让他自豪的事情。他愉快地回答。

“可奥运签约饭店名单上没有洲际。”

“怎么可能呢?”查丁耸耸肩,依然微笑着。

“我们需要确认。”

查丁是中国通,明白中国社会间的关系,他耐心地解释:“中国申办奥运成功后,我们就与美国NBA谈判,请他们奥运时住在我的酒店。一年前他们与我签了约,这是不能更改的。你们听说他们签约别的酒店了吗?”

这个让全世界球迷充满激情和幻想的美国篮球梦之队,就像被惯坏的孩子,给人力量的享受,又让人生出怜爱的矫情。他们来自NBA,千万美元的身价令他们获得众星捧月的荣誉,连续四届参加奥运的运动队免费住进奥运村,惟独他们像高贵的国王花数千万住在村外的饭店,即将到来的这第八支梦之队又怎能丢掉奢华的光环呢?

“梦八”们不知道这奢华的浪漫给西城警方带来多大的震动。为了百年奥运,中国政府将安全保卫放在了不亚于赛事本身的位置,做了无与伦比的保安措施,西城公安分局更承担起国之重任。可现在全球瞩目的“梦八”队将入住辖区,他们竟不知晓。参加奥运的运动员必须入住奥运村,官员和家属住在村外的饭店必须由中国奥组委签约,这是中国奥组委与国际奥委会商定的。签约饭店在西城有八家,住着国际奥委会专业委员会官员、家属和赞助商。现在突然冒出的这第九家不在签约名单上,并且住的是运动员,怎不让警官们吃惊呢?

国际反华势力的猖獗,恐怖分子的狡黠和残忍,让北京奥运的安全形势变得严峻而紧迫。警方将所有安全的情况汇集在一起,分析隐患,找出突发事件的可能性。如果“梦八”远离奥运村入住洲际酒店,这些来自美国NBA的大腕们不是恐怖袭击的最佳选择吗?

丰盛警官不敢迟疑,立即将情况上报西城公安分局;分局更不敢怠慢,将情况上报给市公安局;市局马上向奥组委求证情况的真伪。奥组委的回答更令人吃惊:“美国国家篮球队住在奥运村外是不可能的。”于是,就像洗刷水管的流水又倒流过来一样,问题从奥组委重新回到洲际酒店。

“我们有签约!”查丁不再微笑。

水管转立,水又流回奥组委。奥组委工作人员的脸似乎也阴沉起来,让水再次流回洲际酒店。管的两端全显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对问题不屑一顾,只有西城警官急得胸火突涌,水流越快,胸火越旺。最叫人雾水满头的是,奥组委新闻发言人邓亚萍在新闻发布会上矢口否认有美国运动员申请住在村外。

到了五月份,水终于冲净了管中的污垢,通亮了两端。奥组委向西城分局认可了这消息的无误。原来坚持原则的奥组委一直与美国奥委会交涉,反对美国篮球队入住村外,更反对入住非签约饭店。最终他们妥协了。他们回答西城分局说,奥组委不对入住非签约饭店的运动员负任何责任,当然也包括安全保卫。就是说,对“梦八”这个淘气的孩子奥组委不管了。

奥组委不管是有条例依据的,但西城政府不能不管,西城公安分局不能不管,“梦八”来到你的辖区,中国政府的承诺,中国人民的托付就落到你的身上。后来事情的发展不仅西城政府承担下了所有的责任,而且西城警方包揽起包括保卫在内的所有工作。谁叫他们最早接手了这件事呢?

为确定“梦八”入住洲际酒店用去数月的时间,就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恐怖分子在新疆袭击军警残杀民众,藏独分子在西藏挑起流血事端,境外奥运火炬传递遭到反华势力破坏,四川大地震更让中国陷入了悲情。安全形势愈加的严峻。奥运进入百日倒计时,西城警方将洲际酒店作为重中之重,决战奥运也到了关键时刻。

勇士的震慑不在于挥剑时的怒吼,而在于按剑时的威严。就像湍流的大河,水下回旋万卷,水面却静如行云,洲际酒店的一切安保工作都在悄悄地进行着。

他是那种即使谈笑间也充盈着文雅之气的人,但穿上警服便内敛着一股英气。他像所有的职业警官一样,得到重任就一身的兴奋,踏上洲际酒店高高的台阶,轻快地走上去,推开旋转的玻璃门。保卫“梦八”的担子有多重他是清楚的,只要有一丝的纰漏,那一丝就会化作一枚炸弹轰响世界,在警官生涯中能接受这样的任务实在是一种机遇。将艰险当作机遇的人是会将一丝作为一枚炸弹来排除的。

“我叫吴俊文,西城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政委。”他向查丁自我介绍。

“有什么事情吗?”

“由于美国国家篮球队的到来,贵酒店已被定为安保单位。我作为负责人来贵店做进驻的筹备工作。”

温文尔雅的查丁按奈不住了。“不,NBA到我们的酒店是商业行为,安保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中国警方。”他对吴俊文不客气地说。

人的思维惯性是难以克服的,处于自身的利益已是中国通的查丁依然用美国的规则出中国的牌。中国人为他打开了方便之门,他却不理解若让中国警方再放弃安全的底线,损失的则是中美双方的利益。北京奥运向世界展现开放的中国不仅仅是经济和体育,一个社会主义新型的民主社会也越来越深入人心。吴俊文没有强迫查丁接受警方进驻,但可以让他体味警方的用心。时间虽紧,却还有时间。吴俊文领受任务时,分局张兵局长点拨给他两句秘诀,只工作,不争辩。所以当查丁拒绝他时,他带一支预备团队进驻酒店后只做基础筹备工作,没有要求给他办公室,早晨来傍晚走,这让查丁紧张的心渐渐松弛下来。

还有十来天奥运就开幕了,查丁对警方的戒备仍没有解冻的迹象,这令信奉人与人的交流是心的交流的吴俊文也焦虑起来。不过,机会来了。

为了确保奥运的食品安全,卫生质检部门和奥组委联手认定奥运供应商向奥运村和签约饭店供应食品。洲际酒店不是签约饭店,奥运食品供应商不给供应。最关键的是,酒店与NBA对“梦八”的食品有专门的协议,协议上的食品种类供应商根本没有,而酒店自己找的供应商无论查丁怎样努力,卫生质检部门都拒绝批准。

或许是“有困难找民警”的宣传提醒了中国通查丁,他开始用中国人的思维去做中国的事情,想到了吴俊文。“去找先生,”他对酒店保卫经理杨国庆说,“请求他帮帮我们。”

美国的警察是绝不会做份外的工作,那需要付钱,中国的警察却好像什么都是自己的事情。吴俊文接受查丁的请求便如自家厨房着火似的,他先着急起来。

吴俊文马上请示分局郭百顺副局长,接着又向西城区苏东副区长汇报。一切为了奥运的理念使所有的事情变得简约和快捷,区政府出面请示市里后,工商、食品监督、质检、商务等部门由苏东副区长牵头到洲际酒店现场办公。事情迎刃而解,洲际酒店依照奥运食品的标准,在质检部门的监督下可以用自己的供应商提供食品。这个决定是和奥组委的规定相悖的,但这种灵活性不正体现了一个大国的胸怀。淘气的“梦八”啊,中国人在为你的到来操心。

这样的结果大出查丁的所料,完美得无以复加。“杨,快去请先生!”他兴奋地催促杨国庆。吴俊文是在救他的命。

两个儒雅的人搂抱在一起。“先生,”查丁激动地说,“通过你们的行为,证明了警方做得一切都是为了酒店的安全,不和警方合作是不行的。我们已经把713房间收拾好了,交给你们做安保办公室。另外,团队的其他办公用房也没有问题。”

人和人心的交流水道渠成,与查丁的芥蒂像阳光下的积雪融释成流。吴俊文笑了。

为“梦八”的安全买单

两千年前,古希腊人赤身裸体在赛场上欢腾跳跃创造奥林匹克运动时,纯粹是为了展示上帝赋予的人之体魄,宣泄鼓胀的情感,享受文明带来的生活。当一百年前奥运再次降临人间时,地球纷纭变幻的现实已令它蜕变成人类社会的调节剂。世界并没有因为越来越富有而变得更加理智,战争、灾难、贫穷、犯罪、疾病,比以往任何时候愈加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应运而生的现代奥运追求和平的宗旨,就像是手持橄榄枝的女神雅典娜,寄托了人类最美好的愿望,使它成为全人类的盛会。

停止战争是古代奥运的法则,现代奥运更将这一法则拓展为远离政治。可就像海啸中的岛屿不能不被大浪拍击一样,处于全球化浪潮中的奥运又怎能避开政治的漩涡。当百年奥运托起中华民族振兴的宏愿,仇视中国崛起的黑手妄图扑灭奥运圣火的时候,政治已是摆脱不开的影子,否则,西城警官就不会因为“梦八”的到来而忙碌。

西城分局虽然拥有两千余名干警,但面对这个中国缩影的街区,奥运的安保仍使这支“近卫军”捉襟见肘,洲际酒店的突然出现,更让人员紧张。选精兵强将到洲际是局长们必出的棋子,一支西城警官的精华团队在局长们的笔下组建起来。

就在吴俊文静静地做着筹备的各项工作时,这个团队的副手负责安全检查的西城巡警支队副队长宋惠钢也走马上任了。他是个极为精干的警官,削瘦的脸庞上刻满了职业生涯给他带来的智慧和胆识。那双眼睛递给记者的目光是亲和与善良,但这掩饰不了在罪犯面前所发出的震慑力。张兵局长、郭百顺副局长交给他任务时,他周身的血液都在随着领导的话语狂奔。压力太大了,不仅仅是任务来得突然时间太紧,陌生的高科技安检领域在他的脑海中根本无法立即形成完整的作战方案,这是他走上领导岗位后从没有过的,他需要在实战中学习。

     再没有快速组建一支安检队伍更紧迫的事情了。局领导交给宋惠纲四名挑选出来的干警,不够,让他再找局保安公司想办法。为了保证安检人员的素质,他和安保公司到宁夏司法警官学院上千名大学生中挑选了五名学生带回北京。宋惠纲带着这九名学员到市防爆安检教官培训班插班学习,入学时,他对这几名部下只说了一句话:“如果因为安检出了问题,对不起中华民族!”

七月下旬,统帅数万首都警察部队的马振川局长亲临洲际酒店视察,随后作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震惊的决定:洲际酒店用A类签约饭店标准全封闭,所有进出人员、车辆都要通过安检!

全北京A类签约饭店只有两家,入住的都是外国政要和奥运高级官员,西城的八家签约饭店均是B、C类,可想而知非签约的洲际酒店被定为A类,在马振川的心中占有多么重的位置。实际上“美国人”、“NBA”、“梦八”这些社会元素在恐怖分子眼里不亚于任何一国的首脑,全封闭是安全的唯一的选择。此时,距开幕只有十余天的时间。

査丁很不理解,他认为这样做限制了顾客的自由,不方便,不美观,影响了酒店的声誉,更何况NBA的球星们像天上的鸟儿一样散漫惯了,住在一道钢网圈着的大楼内还不嗷嗷叫。美国大使馆的女安全官也来到酒店为她的侨民说话:“我们的国务卿赖斯来华住在你们的中国大饭店并没有全封闭。”女安全官的话只说对了一半,住在洲际酒店的可不是一个人,“梦八”的后面是NBA的官员、家属和追随球星的美国游客四百多人,查丁为此在奥运前后的二十天里净挣四千多万美元,而中国警方要用数倍的警力给予保护。有一得必有一失,这是不能协商的,只有让查丁慢慢地理解了。

中国警官只有接受任务的权力,至于怎样去完成,上级是不会教你的,就像初飞的幼鹰,在母亲的目光下,有力量就冲向天空,无能力就跌下山崖。全封闭这个山崖在吴俊文得到这个决定时就知道了深浅。奥组委根本不负责非签约饭店的事情,更别指望他们免费提供隔离设备,而酒店和NBA因为不同意安装这些设备,所以也不出一分钱。

吴俊文先去找奥组委负责安装隔离设备的部门,求人家帮助。可人家说,现在涉奥场馆的隔离设备还安装不过来,非签约饭店哪排得上队。这是告诉你,奥运的所有工作都是按计划进程走的,计划外的一律免谈。那就自己联系厂家吧。不知费了多少周折吴俊文找到一个安装隔离设备的厂家经理的电话。足足打了三天那位经理的手机才开机。

“我求求你别找我了,”那位经理刚听完吴俊文的诉说就痛苦不堪地先告饶,“我在鸟巢赶工程三天没睡了,你就叫我亲爹,我也没能力给你装了。”

吴俊文不甘心丢掉这根稻草:“那你有设备吗?你给我设备,我自己装。”

“设备?”对方传来更痛苦的声音,“安装到现在还没见到一分钱,哪有设备给你呦。”

从警三十年锤炼出来的思维让吴俊文从这声哀叹中看出了一丝光亮。“我先给你结账!”他大声地说。

这一声竟真的出现了转机,电话那边传来爽朗的声音:“好吧!”

兴奋并没有在吴俊文脸上停留多久,放下电话就胆虚起来。身无分文,他拿什么付人家钱?

向区里汇报,曹长胜副区长更爽快,大声地对吴俊文说:“别跟我谈钱,只说事,怎么做不出事!”区政府全面接手洲际酒店安保的后勤事物,所有奥组委和酒店、NBA不付的账单都通过西城警方由区政府买单。

全封闭的隔离钢网是8月1日凌晨两点安装完毕的,距“梦八”入住只有五天。第一道隔离网紧靠着西二环路,将酒店前面的大片绿地圈到里面,然后又在酒店前面的车道西沿围起第二道隔离网。这是奥运工程剩下的最后一点点钢网,高矮不一,甚至顶部的形状也斜直不整,但对于吴俊文和酒店安保团队的每个警官来说,都充满了成就感。这是他们在奥组委的计划之外,面对突然的任务在极短的时间里凭借自己的努力建起来的。他们戏称钢网是长城,在夜空下的金融街竖起了一道别具一格的风景线。

下面的一切就有惊无险了。

宋惠纲率领安检组与酒店合作,在店前车道和绿地上建起了一座巨大的安检棚,随后又在附近自筹资金建了一座会议与值班双用途的小棚。为了让“梦八”们有个好心情,在酒店大堂专门为他们安装了一套小型安检设备,让他们进店安检。

最难协调的是地下车库。酒店是与华夏银行、中国再保险集团合用一座连体大厦,三家公用的巨大车库可以停下四百辆车,安全隐患是不言而喻的。车库必须停用,但这两家都是副部级单位,西城区政府和公安分局派人协调说破了嘴,人家还是扯皮不同意。时间一天天过去,焦急中的宋惠纲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找到这两个单位的负责人算了一笔账:进入车库必须安检,一辆车三分钟,三百辆车要十五小时,你的班还上不上?负责人服了,当即表示愿意协商。吴俊文再次召开协调会,确定各单位可选五十五辆车进库。于是又有了问题,各单位都说五十五辆车不够用,报上来一百四十辆。离全封闭的日期还有三天,急得吴俊文满嘴起泡,只好再次向区政府求助。两天后,在市政管理委员会和交通支队的帮助下,在洲际酒店东北侧马路边划定了一个八十车位的临时停车场。按照北京市单双号的行车规定,这个停车场规模已够用。8月4日凌晨,地下车库终于全部清空。。

8月4日,洲际酒店安保人员全部到位:进驻酒店团队32名,酒店保安110名;外围公交保安100名,安检保安50名,从西城各中学招募的外语教师志愿者61名,水电气热维修保障人员50名,外围民警、工商、卫生干部30名,共四百余人。团队指挥吴俊文,副职宋惠纲、朱世伟。

下午两点,70名全副武装的搜爆人员和几十条警犬进入酒店进行搜爆安检。晚八点,搜爆结束,洲际酒店封闭,奥运安保程序正式启动。

8月5日凌晨,洲际酒店安保团队中共临时党支部成立。书记吴俊文带领三十余名党员聚集在安检大棚内,高举右拳对着墙上崭新的党旗,用誓言迎接天亮后如期而至的“梦八”。

月色溶溶,盛夏的晚风带着白日的温热吹拂着钢网内外执勤警官的脸庞。二环路上不断的车流从肃穆的洲际酒店前穿过,预示着不夜的东方古都在期待着奥运的客人。

淘气的“梦八”啊,你知道西城警官为你付出了多少心血?

没关系,淘气吧,北京西城已向你张开了双手!

为孩子开辟的特殊通道

NBA与好莱坞,这对让人接触便难以割舍的怪物都是美国文化的产物,可NBA比好莱坞赢得了更多观众的心,这恐怕是躁动紧张的生活令人们更崇尚真实与自然,与其在沉默中麻木于影星的虚假表演,不如在嘶喊中观看球星生龙活虎的争斗更能宣泄压抑的情感所致。自从巴塞罗那奥运会允许职业球员参赛以来,以全NBA球员组成的梦之队便成为奥运会最吸引眼球的明星。乔丹、马龙、约翰逊,这些“梦一”队巨星们眼花缭乱的表演震撼了全球的观众,将NBA推向了极致。可荣誉也葬送了他们。自“梦四”队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夺冠后,梦之队连续在雅典奥运会和两届世锦赛都没有进入决赛,引起美国上下强烈的不满,也使NBA的声誉跌入了低谷。

“梦八”为雪耻而来,队中集合了科比、詹姆斯、安东尼、霍德华等当今NBA最富盛名的球星。可大牌们的骄奢与自以为是并不为媒体看好,对雪耻的质疑声铺天盖地。

不过,北京球迷并不看重“梦八”的夺冠与否,对科比们依旧追逐不舍,围在机场贵宾出口的栏杆前拉起横幅,与记者们的长枪短炮辉映成一片喧闹的海洋,飞机未落地便叫喊不止。

因为“梦八”的到来,机场封锁了以往接送奥运代表团的通道,让接送美国男女篮球队员的专用客车直接停在贵宾休息厅前的道上。车内很静,只有年轻的安全官程鹏与司机在里面。巨星们即将走来,这令他既兴奋又紧张。他用沉默来应对不宁的心境,将警帽压得很低,这会使他显得镇静和威严。他刚从澳大利亚受训回来,熟悉奥运的保卫技能,再加上一口流利的英语,安全官这副胆子是不能不让他挑的。如果还有什么特质让他在西城数千警官中脱颖而出,那就是他清秀英俊的面庞和春风细雨般的话语,让人一接触便生出信赖的感觉。球迷们很羡慕车内这个能和科比零接触的小子,只有程鹏和他的同志们明白坐在车内的危险性。他做好了准备,如果发生突然情况,凭着摔打出来的绝技以身做盾,决不会让客人伤到一根毛发。

女安全官马晓婷坐在美国WBVA女篮专用的客车内。她是个美丽的姑娘,贴身的夏季警装裹着她颀长优雅的身躯,一双明澈的眼睛在肃穆的警帽下流落出灵动而温和的目光。她若穿上漂亮的衣服定会迷倒更多的小伙子。可小伙子们完全不会想到,车上这个姑娘曾是科索沃中国维和部队的警务督察官,到澳大利亚攻读警务管理学硕士刚刚回国,在她美丽的外表下有着让罪犯胆寒的搏技。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落地许久方见“梦八”们带着满脸的疲倦走出贵宾厅。车是经过特殊通道驶出机场的,遭受安保迷惑的球迷闻讯匆匆赶来时车已加快,但仍令兴奋的球迷高喊不止,这让“梦八”们的神经有了一点点的刺激。

程鹏站在了前面,他知道这一刻他代表中国警察出场了。

他微笑着,尽量让洪亮的声音更柔和一些。

“(英语)我是安全官,叫程鹏,英文的名字叫‘Jacky’,和陈龙的名字一样。”

他听到了调皮的笑声。

“不过我不会功夫。”

“Jacky!Jacky!”车内响起了“梦八”们的呼叫。程鹏提着的心落地了,他知道陈龙的粉丝在车上,令巨星变成了人。这个名字起对了。“奥运期间我将和你们在一起。”他说。

在WBVA女篮的车上,马晓婷要轻松的多,不仅因为科索沃严酷的工作锤炼过她,女篮姑娘在她面前的腼腆,反而让她有了姐姐的感觉。没有巨星,这让车上成为人与人的对话。

“(英语)我是安全官,叫马晓婷,英文名叫‘Tina’(吉娜)。”

她柔和动听的声音极打动人,低下传来窃窃私语。

“在北京期间我将和你们在一起。”她始终微笑着。

“吉娜。”她听到一声很轻的呼唤,知道姑娘们承认了她。

的确出现了情况。

程鹏、马晓婷代表西城警方在车内光彩亮相的时候,宋惠纲已在机场内忙得大汗淋淋了。午饭一过,区里和分局的领导就进入分局奥运指挥中心坐镇指挥,洲际酒店保安团队的全体人员也早早进入了岗位,只等着“梦八”的到来。下午三点半,就在估计飞机已落地的时候,NBA的安全官波利突然从机场给宋惠纲打来电话。

先生,发生了一件事情,”很流利的洋汉话,声音急促而焦虑,“这里有四百件行李,太多了!还有许多大件的行李,如果运回去,酒店的机器根本检测不了。”

现场立刻紧张起来。机场内除了NBA的球员、官员,还有家属和随旅行社入住洲际的游客,数百人等着西城警方的决定,时间考验着宋惠纲的智慧和胆识。奥组委对奥运安保有一个原则,从“干净”到“干净”,就是,所有奥运人员进入住所必须经过安检,成为“干净”的人;“干净”的运动员、教练员坐上安检后的车可以直接进入“干净”的赛场,无需安检。这启发了宋惠纲,如果行李在机场安检后在警方的监督下直接装车,到酒店后直接过安检口,不也是从“干净”到“干净”吗?时间紧迫,赶赴奥运几分钟一架次降落的飞机,不允许机场内更多的停留,宋惠纲立即将办法向指挥中心的郭百顺副局长请示,得到肯定后,又立即向市局报告。市局马上给予了批准。

宋惠纲带领临时抽调的民警到机场时,随美国男女篮球队到达的NBA官员、家属和游客数百人聚集在大厅,已呈现出躁动的情绪,波利也被这种情绪感染,认为中方的安保过于繁琐。有志愿者告诉宋惠纲,他们在骂人。宋惠纲一笑了之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站长信箱
    北京作家马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