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 高尔基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作家马镇 >> 马镇作品 >> 随笔 >> 文章正文
让腐败者低下卑微的头
作者:马镇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10

让腐败者低下卑微的头
——红军长征纪念碑断想

马 镇


瞻仰松潘红军长征纪念碑是我们采风之行的终点。如果是平常的纪念活动,或许掀不起我心中的波澜,但这是沿着红军过雪山草地的行军路线在高山险谷、高原莽野中一路走来,亲身体味红军长征的艰辛,亲耳聆听红军长征的实录后走近纪念碑的,那种虔诚是油然而生的情感。采风团二十余人,由于高原反应几乎全军覆没。这倒让我们这些驱车走长征路的人多少有些安慰,不因享受现代化的厚赐而亵渎了红军的英灵。
纪念碑建在松潘古城北部川主寺镇的元宝山上,远远望去宛如一条出水的游龙,背负青天,凌空而起。碑身通体金黄,在高原的阳光下金光闪烁,辉煌无限。碑体呈三棱柱型,每面镶嵌着一颗巨大的五角红星,象征着三大主力红军。一座红军战士的铜像矗立碑顶。战士身披羊皮背心,高举双手,一手持步枪,一手持鲜花,成“V”字型,寓意长征的胜利。
据导游介绍,元宝山就是一座碑园,拾阶而上,依山势置有八景,直至山顶处的纪念碑,是座以红军长征为题材的艺术长廊。我因高原反应,两天没有正常进食,实在无力攀登;再则,一路的采风让我领略了红军的风采,人造景观已无法逾越我对真实的感受,何况从山下仰视更能体会纪念碑的伟岸。于是便向团长告假,独自在山下瞻仰。
这座纪念碑是为纪念红军长征征服雪山草地的壮举,1985年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专门会议议定的,并且指出:这座纪念碑不同于其它地方为纪念某一事件或某一战斗而建的碑,是纪念红军长征的“总碑”。总碑为什么不建在红军长征的落脚点吴起镇?为什么不建在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的会宁城?偏偏选在川西北草原的松潘?如果我没有此行的阅历,不仅难以回答这一问题,更难以真实地感受那一代红军出身的领导者做出这一决议的意义。
为了在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下求得生存,红军毅然踏进了雪山草地这块广袤的死亡之地。饥饿、寒冷、泥沼、高原缺氧,面对生存极限的挑战,红军在这块土地上倒下了一万多战士,写下了人类战争史上惨烈悲壮的一幕。信念和勇气是人类最为锋利的生存武器,红军高举着这把双刃剑最终从绝境中获得了新生,走出草地,走向了胜利。“雪山草地”已经成为红军长征英雄主义的象征。
海蓝的天空高旷而宁静,将它的博大和温情披在纪念碑红军战士的身上,使战士的身姿愈加的魁伟俊逸,神采飞扬。青山簇拥着金碑,蓝天飞翔着苍鹰,天上人间远离了饥饿和战争,充满了祥和与安宁。
就像海上潮涨时的浪花扑向海岸,一朵朵的流云忽地从天边涌到元宝山的上空,令阳光不停地在金色的纪念碑上变幻着色彩,宁静的天空也变得无序起来。我的心绪蓦然黯淡,红军战士昂首张开的双臂在我久久仰视的目光中也变得像是在对着长空发问。我的脑海映出了草地相依而逝的红军战士,映出了班佑饿死藏寨的红军官兵,映出了包座之战阻塞河道的红军遗体,映出了北上之路至今不绝的红军白骨。我心中的泪流成了河,我心中的河化作了血,我看到了红军战士的鲜血铺就了北上的道路。
在班固,当听到饥饿的红军战士倒毙在草地的终点时,北京电视台“七日”栏目的著名编导、女诗人黄殿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想想那些贪官,这些死去的红军能瞑目吗?”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像针一样刺痛了我的心。墨子因白练漂染变黄变青而泣,我是为红军的英灵被出卖而哭啊!
当媒体报道数百贪官携着数百亿的金钱避逃国外的时候,还有多少蠹虫在蛀蚀着共和国的旗帜。他们是在“踏着烈士鲜血”的誓言中接过人民手中权力的,当他们再用贪婪吞噬烈士鲜血的时候,便用丑恶屠杀了美丽。
纪念碑上的红军战士啊,你是为此而向长空发问吗?不要悲伤,不要失望。伟大的灵魂就像大海一样永远不会封冻,红军的精神就像高山一样已成为永恒,拥有红军的民族绝不允许美丽被丑恶屠杀。
悲情所致的顿悟使我忽然发现眼前青山所托的红军长征纪念碑就像一柄倚天的长剑,横空出世,直刺云霄。唐代诗人卢照邻“愿得斩马剑,先断佞臣头”的诗句立时涌上心头。铲除我们民族的污痕不正可借重红军这柄利剑吗?
红军战士啊,高扬你的双臂吧!
你让一切高尚的人都仰望着你,
你让一切腐败者都低下卑微的头!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站长信箱
    北京作家马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