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 高尔基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作家马镇 >> 马镇作品 >> 随笔 >> 文章正文
与雪山的对话
作者:马镇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10

马 镇雪山草地在民族的记忆中早已成为红军长征的象征,这使我随北京市文艺家重走长征路采风团溯大渡河而上,进入川西北大草原后,便倾尽心力去寻找红军长征为什么随着时间的久远越来越被人们怀念和敬仰的答案。
车过马尔康、卓尔基,一路向北来到红原县的分水岭。史载,1935年8月21日,红一军二师四团在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的率领下,作为红军的开路先锋进入草地。22日中午到达分水岭。此时,漫天大雪,冰雹骤降,先锋团在此只插一路标,继续前进。毋庸置疑这里是数万红军战士和统帅过雪山草地都曾驻足过的地方。
分水岭俗称查真梁子,岭分长江、黄河,以南的河流由北向南流向长江,以北的河流由南向北流向黄河,虽因地处高原远望只是一座平缓的山丘,海拔却有4300米,是我们此行的最高点。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竟是七十年前让红军几乎陷入绝境的草地。红军一定没有到岭上,但岭下也见不到吞噬红军的泥沼,有的是肥美的鲜草,斑斓的野花和数不清的牦牛。大自然的变化啊,难道真的让长征仅成为民族的记忆了吗?
我们缓缓地向岭上走去,腿重胸闷气喘,像有股外力挤压着心脏。这种高原反应的感觉反而令我兴奋。我想让记忆变成真实,哪怕只是一点点皮毛的感受。
高原的天空有如海蓝色的明镜,蓝得令人心醉,透得令人目眩;岭下的旷野又像是碧绿的大海,蜿蜒起伏,浪逐天涯;海蓝碧绿在天际相融,绘成了一幅无与伦比的图画。采风团的画家摄影家们被这神奇的色彩所陶醉,按捺不住创作的冲动,先我们向岭上攀去。此时谁也不会想到一幅更加壮美的大自然杰作在等待着我们。
随着攀登的脚步,南方天边的海蓝碧绿间突然现出一点耀眼的白光。岭路渐高,白光也随着渐大渐强。霍然,数座白色的山巅跳出碧绿的地平线,在海蓝的天空中放射出白色的光芒。“雪山!”我的心怦然一动,脱口叫道,一股热流倏地在周身奔腾起来。由于行程的急迫,我们从数座雪山的脚下穿行而过,山险谷深,没有见到雪山的真容,心存的遗憾竟在分水岭意外的得到了补偿。这应是红军翻越的第四座雪山打鼓山,距分水岭约七十公里。
登上岭顶,雪山的数座山巅已连缀成起伏的山峦。岭上,藏民插置的经幡在风中猎猎作响。空旷的天宇下四野茫茫,生命显得那样渺小和羸弱,惟有雪山在蓝天碧野的衬托下尽显出嵯峨雄伟的身姿。我伫立在山风中凝望着雪山,心如梵境,高天阔野骤然变得宁静无音。
一定是心灵的召唤,眼前的蓝天骤起风云,雪山上涌现出数万红军,战马嘶鸣,红旗漫卷,像一股洪流踏雪而下。我的胸膛被这种无坚不摧的气概撞击着,周身的热血越发的沸腾。雪山啊,红军的英勇只是历史的一瞬,却让我的民族数十年来燃烧着永不熄灭的心火。你能回答我吗,这火焰为什么永驻心中?
公元前218年,迦太基统帅汉尼拔率十万大军翻越阿尔卑斯山远征罗马。斯诺在他的那本《西行漫记》中评价说,汉尼拔的远征在红军的长征面前只不过“像一场假日远足”,可史学家们却断言汉尼拔使人类的军事史开辟了新的一页。成吉思汗对亚欧的远征,胜利与杀戮相映;拿破仑对欧洲的征伐,光荣与罪恶共存,他们在历史上的一瞬都因为征服他人而成为永恒。那么红军呢?血战湘江,四渡赤水,巧渡金沙,飞夺泸定,过雪山草地,取腊子隘口,他们书写的无古人来者的英雄史诗,却是为了生存而战,从弱小到强大,直至开创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他们演绎了人类最为关心的主题,表现了人类最为质朴的人性。汉尼拔们会永远被政治家军事家所瞩目,而红军的长征将被人类所记住。未来的岁月,无论是显贵还是平民,无论是英雄还是庸夫,只要图强奋斗,只要遭遇困难,就会在红军长征的史诗中获取到力量。历史是由生活的瞬间写就的,只有跨越了时空,才能体味到伟大的瞬间对人类的重要。
一道炫目的光芒将我从沉思中拉醒。雪山顶上的积云散去,在高原烈日的照耀下散发出愈加夺目的光辉。猎猎的风卷经幡声中,我听到一阵阵天籁之音从庄严、肃穆的雪山传来,那是金鼓与长号奏出的悠远、雄浑的神之曲,在迎接着红军的英魂。
雪山啊,你将伟大的瞬间凝聚成永恒,你又将永恒化作瞬间的辉煌!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站长信箱
    北京作家马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