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 高尔基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作家马镇 >> 马镇作品 >> 随笔 >> 文章正文
沧浪之水
作者:马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9-17

沧浪之水

  ——读楚辞《渔父》有感

 

  楚辞《渔父》是一首不被一般读者所熟悉的诗篇,但就像《离骚》一样充满了中华文化精神——

  渔父在沧浪江边见到形容枯槁的屈原,惊异地问他何以如此?屈原答:“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怎能不被流放呢?渔父劝曰:“世人皆浊,何不淈(gǔ 搅混)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bǔ 吃)其糟而歠(chuò 饮)其醨(lì 薄酒)?”屈原答:“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渔父笑而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意思是说沧浪江的水若清澈,可以用来洗我的帽带;沧浪江的水若浑浊,可以用来洗我的脚。

  对于渔父之歌,后人所释众说纷纭。贬者指其教唆人处世圆滑,随波逐流;褒者赞其警省人随遇而安,酌情变化。但从屈原投汨罗江以践其志,并得到中华民族两千余年绵延不绝的顶礼膜拜中,可以得出对渔父歌不予褒扬的结论。“伏清白以死直”(《离骚》句)构成了屈原文化精神的内核,也成为中国文人精神世界的基石。富有社会理想和肩负社会道义,是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毕生奋斗的目标,因而,他们追求人格的完美,培养爱国、守节、清贫、修身的处世品德,即使如屈原放逐汨罗江,岳飞冤死风波亭,文天祥绝笔正气歌,林则徐罢黜新疆,也引以为自豪,固守着心中的精神家园。这种持志不移的品质强烈地闪现出我们源远流长的民族精神。

  可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中国改革三十年创造的财富超过了上溯千年的民族积存,令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是,物质骤变带给人们喜悦的背后,是对民族传统道德观念的颠覆。曾经规范中国人行为的“礼仪廉耻”被推倒悬崖绝境,使个人至上,追逐物质的潮流溢漫江河。更令人汗颜的是文人精神的堕落。对名利的追逐不再千夫所指,对谗言的效尤不再万人唾弃,向民众教授传统道德的尊师自己便与美言相悖,即使学黄口小儿的抄袭也不被许多大知识分子脸红。勿庸置疑,屈原的殉道精神被嘲笑,渔父歌自然也成为处世的座右铭。

  党和政府注意到道德的缺失对民族复兴的伤害,众多人文学者也在做着对传统道德的修复工作。令人担忧的是,形式大于内容的做法困惑着社会。年初喧闹一时的“中华文化标志城”,豪言壮举,称投资二百亿建中华文化副都,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集于一地,可借此提升我们的民族精神。民族精神是蕴含于人民之中的,如果用金钱可以买来,那只能是商品而已。经过多方努力,今年的端午节被定为法定假日,这本是可喜的事情,可节日中只见娱乐,不见对屈原精神的传扬,这不是对精神财富的浪费吗?

  看到传统文化精神的破坏,每一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是很痛楚的。我总想,旧有的文化精神随着经济的发展发生变化,是不是正常的呢?我们的批评是不是在杞人忧天呢?其实,我也曾下决心去适应潮流,做一回“现代人”,可脚刚一触水便痛如砭骨。那是一种赴死般的感觉。我知道,我所热爱的屈原早已将他的魂魄注入我的精髓,既寄之何抛之,就让我带着它走向人生的终点吧。

  多难兴邦。今年春天的汶川大地震,让全国人民经历了一次精神的洗礼。我们民族最美好的品质,在灾难面前绽放出绚丽的光彩,使我们在哀伤中获得了一份欣慰,让我们看到民族精神之光依然照耀着大地。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站长信箱
    北京作家马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