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 高尔基 
 
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作家马镇 >> 马镇作品 >> 随笔 >> 文章正文
京剧“冬皇”孟小冬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8

京剧“冬皇”孟小冬

 

马  镇

 

京、津、沪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或许还依稀记得坤老生孟小冬的舞台风采。当代著名戏曲家徐城北先生评价她是中国近代京剧史上“坤生”的杰出代表,百年不遇的人才。她在十九岁正走红的时候,与梅兰芳结合,曾引起社会的极大轰动。 “冬皇”孟小冬

孟小冬,乳名若兰,学名令辉,小冬为艺名。祖籍山东,梨园世家。祖父孟七是清朝同光年间的著名文武老生兼武净;父亲孟鸿群、伯父孟鸿荣、叔父孟鸿茂继承父业,均为文武老生。为了生计全家迁往上海,孟小冬便出生在上海。孟小冬因受家庭的艺术熏陶,从小就显露出戏曲天赋,其父便带她拜师学艺。她七岁搭班到无锡演出,九岁时拜舅父仇月祥学孙(菊仙)派。十二岁到无锡新世界正式登台。十四岁在上海乾坤大剧场演出,因扮相英俊,嗓音洪亮,引起轰动。1924年北上,先至天津,后定居北平。

孟小冬初到北京时,北京还是男女分台演出的时期,女演员要到都是女性组成的“坤班”才能登台演出。她首次登台搭永盛社坤班,于1925年6月5日夜在大栅栏三庆园演出,好评如潮,很快在名角如林的京城站住了脚。不久,孟小冬在一次义演中与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尚小云、马连良、荀慧生等名角同台演出,一炮打红,名声鹊起。时逢城南游艺园落成,孟小冬被聘为头牌老生,在京城的上座程度直追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等大师级名角。

孟小冬生得明眸皓齿,端庄漂亮,其扮相戴上髯口(胡子)后,剑眉星目,更显俊逸儒雅,毫无脂粉之气,在舞台上的每个上场亮相都会给观众耳目一新,为之一振的感觉,随之便会响起满堂的喝彩。她的唱腔没有“雌音”,不仅高亢、苍劲、醇厚,而且收放有度,唱得满宫满调,极富韵味。这些表演上的特点都使孟小冬在老生行当中独树一帜,不让同代的任何一位男老生,并在其后的数十年间,无一坤老生出其右者。她称得上是百年菊坛的“瑰宝”。

二三十年代,天津有一家以京剧及小品文为主要内容的报纸《天风报》,主笔沙游天崇拜孟小冬,撰文称孟为“冬皇”,一时南北各报都仿此尊号,“冬皇”遂成孟的别号尊称。

                  “梅孟之恋 ”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的中国,封建帝制虽然被推翻,但并没有动摇封建主义的根基,梅兰芳作为一个刚刚从封建社会走来的艺人,接受多妻是很自然的,不仅为当时的法律所允许,而且也为当时的道德观念所推崇。

1926年,北平的梨园界发生了“梅孟之恋”事件,并通过媒体,很快传遍了南北两地。此时,梅兰芳的前妻王明华过世,续弦福芝芳已生有四子。

梅孟二人一个是男扮女装的伶界大王,一个是女扮男装的坤伶翘楚,同在一个城市的演艺圈中,相互倾慕是很自然的,但二人是如何经过恋爱走向结合的,后人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可信的说法是,二人相恋,友人撮合,终成眷属。

上世纪二十年代,以猎奇为生活乐趣的北京市民对舞台上极女性化的男伶梅兰芳和极男性化的女伶孟小冬这种阴阳倒错的同台演出怀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在梨园界男女分台的习俗下,这种欲望按理说是很难实现的,可就有梨园界的好事者愿意撮合此事。毕竟是“五四运动”后的北京,女禁已开,因此这种欲望很快便得到了满足。那是一次公益性质的堂会,经过中间人穿梭般的跑动说合,双方谈妥在堂会上演出《四郎探母》中的《坐宫》。这是一出对儿戏,男女主人公的真情表演,尤其那段对天发誓的唱腔,极大地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理,堂会气氛空前的热烈。演出完毕,其盛况通过报界立即在北京刮起了一阵“梅孟旋风”。

这次演出是梅孟的第一次合作,也是他们恋情的初绽。他们结合的具体日期已查不到。当时的《北洋画报》曾于1926年8月28日刊发了梅孟二人的照片。梅兰芳为戏装,照片下的文字道:“将娶孟小冬之梅兰芳”;孟小冬为旗装,照片下的文字道:“将嫁梅兰芳之孟小冬”。在友人的帮助下,二人将新宅安在了北京东城内务部街。

梅孟二人的结合在当时被认作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结合,一时间轰动了大江南北。笔者偶见山东潍县王蟫斋咏梅孟婚事诗二十首,现择录二首如下,以便使读者对当时的情景有一个更深刻的了解:

惯把夫妻假品尝,今番真个作鸳鸯。

羡他梅福神仙侣,纸阁芦帘对孟光。

 

真疑是戏戏疑真,红袖青衫俩俊人。

难怪梅岭开最好,孟冬恰属小阳春。

在这场“梅孟之恋”中,相对十九岁的孟小冬来说,梅兰芳是主动的。这个充满浪漫色彩的结合,完全不同于梅兰芳前两个由长辈出面作主明媒正娶的婚姻,已有了与“五四运动”后年轻人所推崇的自由恋爱的味道。对于梅兰芳来说,在这场“梅孟之恋”中他敢于敞开胸怀,追求所爱慕的人,这本身就是对封建礼教的挑战。但他毕竟生活在封建意识浓厚的梨园圈中,没有接受过现代教育,使他的脚步不可能走得太远。

梅兰芳与孟小冬结合后,便走入了旧式婚姻的轨道。首先梅兰芳将孟小冬处于了妾的地位,其次,梅兰芳很可能是碍于面子的原因,使孟小冬离开了舞台,像金丝鸟一样圈在了家中。

当然,出现这样的结果,孟小冬也是有责任的。她的思想较之梅兰芳更加陈旧,她所受过的教育及那个时代“女戏子”的地位,都使她感到能够嫁给梅兰芳这样一个英姿俊秀的京剧泰斗,已是人生的最好归宿,因此,她心甘情愿地扮起了梅家小妾的角色。旧式的结局既是两个人诚意接受的,这也就不妨碍他们情感的融洽与甜蜜。

福芝芳毕竟是一个受过旧式教育的贤妻良母,她虽然对梅孟结合不满,但还是默默地接受了它。她没有给梅兰芳任何难堪,相夫教子,一如既往。

劳燕分飞

1930年初,梅兰芳经历了他一生中,亦是中国京剧史乃至中国现代文化史极为重要的事件:访问美国。梅兰芳此次访美,历时半年,将最代表中国文化艺术的京剧带到西方,第一次向西方展示了京剧艺术的巨大魅力,完成了史诗般的中西方文化的大交流;同时,也进一步树立了梅兰芳在近现代京剧史上不可动摇的旗帜地位。最让梅兰芳激动的是,在美期间,美国的两所大学授予了他文学博士的荣誉学位。

梅兰芳回国不久既向孟小冬提出了离婚。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孟小冬接受不了,自然不会同意,但既然梅兰芳说出了口,这段恋情也就走到了尽头。梅兰芳何以作出如此的选择?由于他内敛的性格和对完美人格的追求,对此事的因由没有公开于世,这就引起了后人众说纷纭的猜测。比较多的说法是梅兰芳访美期间孟小冬移情他人。但从梅孟分手后孟小冬对人生的绝望看,她是深爱着梅兰芳的,因此,此说并不可信。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梅兰芳要与孟小冬分手呢?

以笔者之见,诸说都是就事论事,忽略了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从当时的时代背景和梅兰芳的思想发展轨迹来分析事情发生的因缘。具体的说,忽略了访美对梅兰芳思想的影响。在美国的半年,西方的思想文化对梅兰芳灵魂深处的封建主义思想的崩溃和旧民主主义思想的形成产生了催化的作用。他在访美期间,广泛接触了美国的各阶层人士,尤其是接受了美国最负盛名的影星道格拉斯·范朋克和玛丽·璧克馥夫妻的邀请,到他们的海边别墅作客小住,感受到范朋克与璧克馥富有西方民主式的夫妻关系时,对他封建的多妻制思想和多妻的现实不能不产生剧烈的冲击。在这种冲击下,一夫一妻的文明和多妻的野蛮这种全新的观念在梅兰芳的思想中建立起来。他邀请范克朋夫妻到北京作客,范克朋夫妻接受了邀请。试想,一年后范克朋夫妻到北京梅宅作客,现代社会的文学博士以两个妻子接待美国客人,将会出现怎样的尴尬。因此,可以推测梅兰芳在访美回国的途中便已作出了与封建的多妻制思想决裂,和孟小冬离婚的决定。

可以这样说,梅兰芳与多妻制思想的决裂,最后完成了他从一个旧式的封建艺人到旧民主主义者的转变。但对于孟小冬,她是无辜的被伤害者,用那个时代文化人的话来说,她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殉葬者。

至于梅兰芳为什么选择了福芝芳,究其原因,一是美丽贤惠的福芝芳先后为他生下了七个孩子,而孟小冬无后;二是梅兰芳要发展自己的京剧艺术,必须有一个安定的家庭环境,相对于极具艺术家气质的孟小冬来说,与福芝芳一起生活可以更好的获得这样的环境;如果有第三个原因的话,那就是人的感情是复杂的,梅兰芳有他内心不可表达的苦衷。

1931年初,梅孟分手。分手后,孟小冬对生活倍感绝望,便到了天津,在某寺院受戒,过起了远离红尘,吃斋念佛的日子。

1931年2月5日,梅兰芳与夫人福芝芳在北京无量大人胡同的家中接待了范朋克。

岁月悠悠难聚首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梅兰芳预感到华北的危机,不愿做亡国奴,更不愿为日寇汉奸演出,遂于1932年春举家迁往上海定居。梅兰芳迁沪不久,孟小冬便结束了隐居的生活,先在天津登台,后定居北平搭班演出。北平于1931年已可男女同台演出,由于身体羸弱,孟小冬每年的演出很少,但是,只要她挂牌演出,必是大轴,而且每场必满,上座程度连马连良、谭富英这样的须生演员都感到压力。有资料说,谭富英在他的父亲谭小培的安排下与孟小冬打对台,结果输了;而马连良聪明,知道孟小冬在戏迷中有号召力,从不与她打对台,而且主动请她到他的班子演出,既显得大度,又赚了钱。艺术上的成就是对孟小冬最大的安慰。情感的压抑使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京剧艺术中,因而这段时间,她的艺术潜能得到了最大的释放,使她的艺术水平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1938年10月,孟小冬拜须生泰斗余叔岩为师。孟小冬从师余叔岩五年,专心学艺,得到余派真传,使她的艺术水平达到了更高的境界。此时,梅兰芳先在香港后到上海,在日寇的严密控制下,正蓄须守节,拒绝为日寇汉奸演出,苦熬着拮据艰辛的生活。

梅孟分手后,直至抗战胜利也没有机会相遇见面。

祖国大陆解放前夕,孟小冬与杜月笙同居,后随杜到香港,杜与她举行了正式婚礼,做了杜的第六房夫人。一年后,杜月笙去世。

据说在香港孟小冬的房中有一幅她在《武家坡》中扮薛平贵的剧照,长长窄窄的,像是精心剪裁过的,裁去的应是王宝钏。有人推测,这裁下的“王宝钏”只能是梅兰芳。

上世纪五十年代梅兰芳曾受我国领导人的指示,到香港以老朋友的身份秘密与孟小冬晤面,做她回祖国大陆的工作,但没有成功。这是他们分手后唯一的一次会面。此时的梅兰芳已是中国戏曲研究院院长、中国京剧院院长,并于195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完成了他从旧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思想转变。

1961年8月,梅兰芳在北京病逝,享年67岁。

1967年秋,孟小冬迁居台北;1977年5月26日因肺气肿病逝,享年70岁。 

                  (原文载于《人物》,本文有删节)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站长信箱
    北京作家马镇